伦敦奥运会男篮半决赛 伊布专访:希望穷人也能踢球,贝利出身贫寒仍成巨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
  • 来源:第一足球网
伦敦奥运会男篮半决赛

在洛杉矶银河效力几乎两年后,伊布拉希莫维奇准备回到意大利踢球。近日这位瑞典巨星接受了GQ的专访。他在荷兰、意大利、西班牙、法国一共斩获了11座联赛冠军,540粒进球让他成为足坛最高产的前锋之一。这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,他拥有无可争议的天赋,兹拉坦的名字已经被世人熟知,就像埃尔维斯、科比、贝利、梅西和马拉多纳一样。

伊布的开场白

“有些球员只踢足球,还有一些球员会思考足球。当一个人思考创造了一种新的踢球方式时,其他人跟着他走就是了。我喜欢创造不同。我不想只做好一件或两件事,我想把所有事情都做好。那些在美国踢球的人们应该明白这个简单的概念:你必须得有能力以最佳的方式干好一切。”

这就是要重回意大利的原因吗?

“不。我要去一支必须再次赢球、必须革新历史、想挑战一切的球队。只有这样,我才能找到让你们重新惊讶的必要动力。

在银河队的故事是如何结束的?

“到了一个改变自身的时候了。在穆里尼奥那支曼联时我受伤了,我本可以继续跟他们一起踢球的,但我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恢复到最佳水平。当遇到去美国踢球的机会时,我对自己说,或许我需要一个新的开始了。我不想让教练失望。第一场比赛可真刺激!我打进了一粒可以载入历史的进球,3-2(注:伊布记忆有误,实际比分为4-3)击败了卡洛斯-贝拉的洛杉矶FC,兹拉坦立马成为了传奇。”

那并不是你第一次轰入40米的远射了。 

“那种远射对我们欧洲人来说很正常,对美国人来说就像天外来客。我发誓,那个进球让我念叨了好几个月。我会在停车场赞叹:这球太帅了!我上电视的时候也会感叹:这球太棒了!在美国踢了两年后,我觉得够了。这是一段美妙的时光:58场比赛53个进球,但是时候回到欧洲了。我对这段经历非常满意,另外受伤后很多人说我不能再踢球了,但我用行动证明,我仍可以制造机会。”

你怎么看待VAR?

“我认为,当裁判自己不确定的时候需要核对录像。美国的裁判需要学习的东西有很多:如果你吹罚点球了,你必须得确定那是一个点球,如果有人告诉你需要看回放,你就得去看,你不能以自我为中心。我们都是人,大家都会犯错,重要的是承认自己的错误。没有人是完美的,我也会犯错。就像美国那句谚语:稳妥总比后悔强。谨慎一些永远不为过。”

关于新规

“5个换人名额替代3个?不,我支持传统做法。1-0总比5-4好。我相信,对观众来说比赛会更好看,但对我而言这完全是痛苦。”

如何看待球场内的种族歧视现象?

“球迷总想干扰球星。显然,对于受害者来说这并不是好事。这不单单是意大利的问题,全世界都有。重要的是保持精力集中、要有强大的精神力。解决这种问题需要坚定不移。每年都会发生,但没有任何解决办法。比如巴洛特利和库利巴利事件。”

如何适应美国的生活?

“我觉得美国人挺随和的,不过我住在比弗利山庄(洛杉矶最有名的富豪居住地),那里有点儿冷,有些偏僻。比如,我从没有见过我的邻居,我不认识他们,我们从未打过招呼。这样也好,因为没人打扰你,你也不必打扰别人,但有时候你会想遇见个人、说句hello。尤其遗憾的是,那里没有意大利这种酒吧,能坐下来闲聊的地方,那里只有两个开着最足冷气的大商场,在那里能让你冻成狗。”

“不过说实话,在美国生活挺好的,尽管我缺乏欧洲人的思维。但是,我有意大利人的思维,因为你们(意大利人)有激情,跟你们聊天总是感觉非常带劲儿。还有,在美国,没有人用现金,最初还觉得挺好的,但之后感觉挺蛋疼的(rottura di coglioni,睾丸破裂)。你必须得给服务生一大笔小费。总之,那是一种不同的思维方式。”

“在商业领域,美国人是Number1,没有人能打败他们。他们首先考虑的是钱,然后是质量和结果。对他们来说,进行体育运动是花钱的、非常昂贵的事情。举个例子,我为了把自己的孩子们送到好一点的足校,我必须为每个孩子支付3500美元的费用。这种昂贵不仅体现在金额上,还成为了一种观念。所有运动都得花钱。父母们在花钱,他们想看孩子们上场。对此我非常惋惜难过,因为并非所有人都有钱,体育运动应该是面向所有人的,因为它能团结世界各族人民。出身贫寒的贝利也变成了巨星,他小时候踢的是破衣服做成的球……足球是世界上最美的运动。”

(我叫达芬奇)

伦敦奥运会男篮半决赛